原标题:听国际人士谈中国全过程人民民主,马丁雅克:“中国民主比西方民主更具有协商性”

编者的话:从中国两会读懂全过程人民民主,成为国际社会关注中国发展的重要话题之一。在刚刚结束的两会期间,《环球时报》记者采访了多国学者、企业家、媒体人,在他们看来,全过程人民民主是具有中国特色的政治发展道路,符合中国的国情。这些国际人士在对比中国式民主与西方式民主的不同之处后,还对美国等西方国家民主制度存在的虚伪本质进行了深刻揭批。

美国去年年底举行所谓“民主峰会”时,俄罗斯学者、伊兹博尔斯克俱乐部“俄罗斯梦和中国梦”分析中心主任尤里塔夫罗夫斯基曾撰写文章说,中国的民主就和汉字一样不同寻常。他写道:中国人称他们的政治制度为“全过程人民民主”,它牢牢建立在地方传统和现实基础之上。在中国的政治版图上,它看起来就像一座美丽的宝塔那样和谐,西方想用一座摇摇欲坠、破败不堪的“民主大楼”来挑战中国式民主是不明智的,甚至可能是危险的。

意大利国际世界集团总裁、社会活动家和经济学家、法兰西学会学术院院士姜埃瓦洛里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说,中国民主深深植根于中国大地,因此具有自身的生命力。具体而言,中国民主具有以下特点:一是广泛性和真实性。中国民主与中国人民选择的社会主义道路相联系,而不是别人强加的。中国社会主义制度的建立,使百年来广大人民群众摆脱了帝国主义的压迫和奴役,摆脱了所谓“自由世界”的剥削者。二是参与性。中国民主制度和民主实践的立足点与目标是引导和确保最广大人民群众参与国家各级经济、文化和社会事务的管理。民主不仅表现在人民选择自己的代表,更重要的是,它赋予了人民直接参与管理国家和社会事务的权利。三是渐进式目标。历史和事实都告诉我们,每一个民主都是建立在一定的社会、经济和文化基础之上的,都必须经过一个逐步发展和完善的过程。

英国剑桥大学高级研究员、中国问题专家马丁雅克直言,西式民主存在“选举独裁”,一切都是围绕选举和在选举中获得回报。他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选举民主不会使人民和政府建立密切的关系,因为它只有在进行选举时才要求人民参与。而中国式民主的做法非常不同,协商在中国式民主中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

马丁雅克说,西方常用“橡皮图章”这一说法来描述中国的全国人大,这实际上是对其先进意义进行非常拙劣的曲解。他的理解是,因为全国人大代表不仅来自各行各业,还是各领域的专家,由知识渊博的各界代表组成,这些人长期参与国家民生政策的建议和起草工作。因此,中国民主的运作方式是协商民主,一群拥有专业知识体系的人在与政府的沟通中不断互动,而不是一群“对什么事情都不太了解的政客”。这点非常重要,因为这表明,当中国出台任何法律、改革举措或者政策的时候,他们已经过深思熟虑,不是因为公众舆论的某种变化而突然决定的,而是基于非常严肃的研究和讨论。他认为,这种方式更加谨慎,比西方民主更具有协商性。

美国独立记者、《社会主义中国之友》联合编辑、“拒绝冷战”全球倡议的发起人之一丹尼海防认为,两会让全世界看到中国全过程人民民主的勃勃生机。他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专访时表示,中国是目前唯一能制定符合人民利益、使人民过上美好生活的发展计划的世界大国。通过民主协商和参与,中国的两会机制能为实现具体发展目标指明道路。

丹尼海防认为,全过程人民民主是符合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治理体系,包括将中国特殊国情考虑在内的协商和基层动员制度。如村一级实行直选,相应的上级代表由下层治理系统根据为人民服务的表现选举产生。

瓦洛里同样强调说,今天的中国充满活力,跻身世界强国行列,这说明中国的民主制度是好的,是有活力的。他同时表示:“显然,不可否认,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仍处于发展阶段,还存在许多不完善和不足之处。这些都需要在今后的实践中不断探索,逐步克服和完善。西方一些国家希望中华人民共和国实行西方民主制度的想法是绝对荒谬的,也是出于恶意的。”

美国中美研究中心(ICAS)高级研究员索拉布古普塔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在西方,对中国民主制度的刻板印象根深蒂固,没有人试图解释中国治理体系的复杂性,这样做一定程度上是为了加剧中国和西方政治制度之间的分歧,并且强化一点即只有看起来像西方的政治制度才是能够成功的政治制度。古普塔说,美国实行的民主因为政治话语中缺乏公民性已在一定程度上给自己带来耻辱。

塔夫罗夫斯基认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成功发展,被美国视为是对以“民主”“人权”等概念为基础的“美国特色资本主义”的致命威胁。他们根本不理解“中国特色”一词的含义。他还表示,在美国和其他一些国家复制中国模式是不可能的,因为这些国家有不同的文明、历史,而中国很清楚这一点,因此强调中国全过程人民民主为各国走符合自己国情的民主发展道路提供了“中国经验”。

丹尼海防说,中国全过程人民民主在几个方面与西式民主不同。其中最大的不同是,全过程人民民主是为实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所确定的目标和规划而构建的,而西式民主是为垄断资本主义的利益而构建的。他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衡量民主制度成功与否的一个主要标准是代表和治理结构能在多大程度上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渴望。丹尼海防认为,西式民主则把选举本身视为最高成就,这一制度是否服务于广大人民群众的需求这一问题通常被忽视,完全为用来掩盖这样一个事实即强大的西方利益集团在投票之前就已设定了政策议程。

多次接受《环球时报》记者专访的瓦洛里表示,西方对中国的民主性存在误解,这也成为西方一些势力和一些政客抹黑中国的陈词滥调。他认为,中国内部一直用辩证的方法制定政策路线,体现出党内“参与式民主”。

丹尼海防还对比说:“中国全国人大代表来自各行各业,而美国立法者通常首先由富有的精英选出,其次才是由人民通过选举产生。美国国会的大多数议员都是百万富翁,他们通过满足垄断公司和私人金融机构的利益来积累财富。例如,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在30多年的国会职业生涯中获得1亿美元的净资产。美国议员及其工作人员经常从政府职位转移到捐赠者和说客们的公司董事会。参议员乔曼钦的几名前助手目前为能源游说团体工作,这些游说团体在阻止增加基础设施和可再生能源开发投资方面起了很大的作用。” 丹尼海防告诉《环球时报》记者,现在美国和一些西方国家习惯于从“民主”和“专制”的棱镜来看世界,表明了一种新的冷战思维。美国人和西方公民被教导将自己的问题归咎于外国“对手”。当西方所谓的“民主国家”追求狭隘的自身利益、分裂世界,而不是合作共赢时,战争、气候变化和贫困等对人类的重大威胁变得越来越难以应对。这就是西方式“民主”的真正特征:没完没了的军国主义和有利于一小撮富人的国内政策。(记者于金翠王雯雯单劼林小艺)

订阅《春城手机报》:娱乐版发送CCYL到10658000 (3元/月)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