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地时间1月11日,法国巴黎,法国总统马克龙与欧洲理事会主席米歇尔会晤。法国从1月1日起正式接任欧盟轮值主席国,为期半年。视觉中国供图

一场轰轰烈烈的全国十万人大,为法国总统马克龙谋求连任之旅拉开了帷幕。当地时间1月8日,法国各地的反疫苗者组织,反对马克龙政府即将推出“疫苗证”取代目前通行的“健康证”,抗议马克龙对未接种疫苗者的恶言——“让他们滚蛋”。

大选在即,马克龙为何敢于对公众爆粗口?分析认为,这并非“马克龙式傲慢”的又一次体现,而是他针对竞争对手精心策划的一出“宫心计”。

分析人士认为,法国大选结果左右的远不止法国自身的内政和外交走向;法国政坛的左中右之争从内政蔓延至外交,也将助推大国关系和国际格局发生改变,哪怕这种改变是缓慢的、微妙的。

“自由”“抵抗”“拒绝疫苗证”“马克龙滚蛋”……一连两天,不打疫苗也不戴口罩的法国人在冬日细雨中走上巴黎街头,挥舞着标语和三色旗,潮水般涌向凯旋门。混乱中,人群和警察发生争执,逐渐升级为暴力冲突,3名警察受伤,至少10人被捕。

法国是受奥密克戎疫情“海啸”影响最严重的欧洲国家之一,目前单日确诊人数已超36万,连续创下历史新高。法国议会1月6日通过“疫苗证”提案,拟进一步收紧疫情管控措施,推出“疫苗证”取代“健康证”。这意味着,过去只出示阴性核酸检测结果或新冠肺炎病愈证明就能出入公共场合,新政策实施后,必须完成包括加强针在内的全程疫苗接种才能合法外出,无论是去上班还是去逛街。

跟“疫苗证”一样引起争议的,还有马克龙的言论。“对于那些没有接种疫苗的人,我真的很想让他们滚蛋。”不久前接受《巴黎人报》采访时,马克龙说,法国只有极少数人仍在“抵抗”接种新冠疫苗,这些人“不配为法国公民”;“我不会送他们进监狱,也不会逼他们打疫苗,只是要告诉他们,从1月15日起,你再也不能去餐厅、不能去喝咖啡、不能去看戏看电影”。

这番粗鲁而激烈的表态,为马克龙的对手提供了发起攻击的好机会。一时间,从左翼到右翼,从温和派到极端派,法国政坛似乎人人都在指责马克龙。中右翼共和党候选人瓦莱丽·佩克雷斯表示,她对马克龙“不打疫苗不配当法国人”的言论感到愤怒,“你必须引导他们、团结他们,而不是侮辱他们”。极右翼候选人玛丽娜·勒庞在推文中写道:“总统不该这么说话,马克龙不配当总统。”左翼候选人让-吕克·梅朗雄表示,“疫苗证”是对个人自由的集体惩罚。

然而,马克龙的“出言不逊”,并未影响其支持率。根据调查机构益普索近日对1500名法国人进行的一项调查,马克龙以26%的支持率暂居第一,超出第二名近10个百分点。

事实上,法国已有近90%的符合接种条件的人接种了疫苗,是欧洲接种率最高的国家之一,马克龙为何还要一再“紧逼”?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研究所助理研究员母耕源对中青报·中青网记者表示,这一举动应该是马克龙竞选策略中的一步棋,即便这可能为对手的攻击提供口实,重新激起民众对其“傲慢”形象的认知。

法国总统竞选每5年举行一次,共有两轮投票。如果没有候选人在第一轮投票中获得绝对多数选票,两周后将在得票最多的两名候选人之间举行第二轮投票。2022年的法国大选时间定于4月10日和24日,距今已不足百天。随着竞选近,候选人之间的明争暗斗也趋于白热化。

尽管马克龙支持率领先,但现在断言马克龙会获胜为时尚早。左翼政党各自为政,在此次选举中可能不足为惧;但马克龙面临着一群右翼对手的围追堵截——上次选举中的老对手勒庞支持率一直紧咬不放,佩克雷斯的支持率也与勒庞不相上下。更何况,历史上大选结果与民意调查不符的情况并不少见,“灰犀牛”和“黑天鹅”都可能发生。

观察人士普遍认为,佩克雷斯将是马克龙在今年法国大选中的最大对手。54岁的佩克雷斯自称是“三分之一撒切尔加三分之二默克尔(的综合体)”。去年12月初,她的支持率还仅有10%,大幅落后于勒庞和另一极右翼候选人泽穆尔;到了今年1月初,她的支持率上升至16%,把泽穆尔甩在了身后,并直逼勒庞。母耕源认为,如果大选进入第二轮由马克龙与勒庞对决,马克龙的胜算几率更大;但如果第二轮是马克龙与佩克雷斯对决,由于佩克雷斯所在的共和党根基更为深厚,马克龙将遭遇极大挑战。有民调预计,第二轮投票中马克龙和佩克雷斯的支持率将分别是53%和47%,从数字上看相差无几。如果佩克雷斯挑战成功,她将成为法国第一位女总统。

分析人士认为,通过对未接种疫苗者采取强硬态度,马克龙实际上是在迫使对手“站队”——是和马克龙站在一边,尽可能推动疫苗接种,还是站在没有打疫苗的少数人一边。这是一道两难的政治选择题。

“对马克龙而言,他这样做,既能凸显出共和党对待‘疫苗证’的摇摆立场,有利于显示自身立场的鲜明性,起到削弱共和党候选人的作用,又显示了他与极右翼在该问题上的对立立场,能有效巩固其选民基础。”母耕源说。

本届法国大选的左右之争,还从“疫苗证”蔓延到了欧盟问题上。自今年1月1日起,法国开始担任为期6个月的欧盟理事会轮值主席国,这是近14年来的第一次。新年前夜,法国各地升起了由12颗金色五角星组成的蓝色欧盟盟旗,凯旋门、埃菲尔铁塔和万神殿等巴黎地标建筑也被蓝色灯光照亮。

马克龙的对手们,却抓住这个机会大做文章。勒庞指责说,降下法国国旗行为“冒犯了那些为法国而战的人”;佩克雷斯批评法国政府“抹去了法国人的文化”;泽穆尔表示,这种做法是对法国的“侮辱”。法国“脱欧”运动领袖查尔斯-亨利·加洛瓦说,凯旋门是为纪念在战争中阵亡的法国将士所建,而欧盟中的德国曾与法国作战。当法国政府撤下凯旋门上的欧盟旗帜时,右翼欢呼这是“爱国主义的伟大胜利”。

回顾上届大选,初出茅庐的马克龙在缺乏主要政党支持的背景下,高举“欧盟”大旗,声称要率领法国重新回到国际政治舞台的中心。结果,他在第二轮投票中以65%对35%的优势击败了极右翼竞选人勒庞,成为法国史上最年轻的总统。他匆忙组建的“前进党”,也意外地赢得了那一年的议会选举。

5年后,马克龙再次打出了“欧盟”这张牌。“2022年必然是欧洲的转折之年。”他在新年致辞中雄心勃勃地表示,他将建立一个更强大、更独立自主的欧盟。他呼吁民众相信他的所有承诺,让这个“13年才有一次的机会为法国带来发展进步”。他还将于3月10日至11日参加在巴黎举行的欧洲领导人会晤,商讨欧盟财政改革、最低工资和碳征税等问题。

然而,有迹象表明,近年来法国民众对欧盟的好感在消减。根据调查机构“欧洲晴雨表”近日的一项调查,法国民众对欧盟持正面、中立和负面态度者分别为41%、37%和21%,对欧盟的认可度在受调查的28个欧洲国家中排名倒数第八。

母耕源认为,马克龙主张通过加强欧盟主权来维护和促进国家利益,试图利用担任欧盟轮值主席的机会为连任造势,但仅凭“欧盟”这一张牌并不能为马克龙加分,而要看他如何改革欧盟,看他对欧盟的一系列主张能否达到其抛出的“复兴、显示力量和增强归属感”三大目标。遗憾的是,由于大选的牵制,马克龙只有3个月时间在欧盟轮值主席的位置上施展拳脚,且面临诸多难题。

马克龙现在面临的难题之一,是如何处理法国与中国、美国、俄罗斯的关系,以及如何应对俄罗斯与乌克兰之间的紧张局势。人们清楚地记得,马克龙曾经说过“北约已经脑死亡”这样的线亿美元“应对中国崛起”等挑战的议案,但遭到了法国的强烈反对,马克龙认为北约不应把发展的中国视为假想敌,而应该明确自己的战略重点。

母耕源认为,法国担任欧盟轮值主席国,对中欧关系既是机遇也是挑战。一方面,法国奉行的独立自主大国外交政策,将使欧盟相对于美国的独立性增强,有利于欧中关系平稳发展;另一方面,法国主张更具保护色彩的贸易政策、具有排他性的产业政策,以及推动的碳边界调整机制(CBAM)等,都会对中国形成挑战。在对俄关系方面,马克龙自执政以来,一直重视发展与俄关系,法俄两国元首会晤频繁,法俄2+2战略对话重启。法国在轮值期间将继续推动欧俄关系发展,在欧俄关系受美俄关系牵制的情况下凸显欧洲的自主地位。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